????随着任务完成,林潇等人回到了基地。

????“原本对边境的粮食供给就一直拖欠着,猎人补货的魔兽都要优先送到首都。”

????“所以为了获得粮食,不得不反抗。”

????“他们之所以想要反抗,都是因为这个世界的系统,弱者无法生存的环境。”

????“即便如此,神威反叛者的吾等就该让孩子们活下去。”

????“其中有私情?”林潇说。

????“我无法否定。”

????“嗯,很好不错,幸亏我来到了这边。”

????“言归正传,即便如此,依靠现在的粮食储备应该还可以再维持一段时间的战斗才对啊。”

????“你指的是那座仓库。”

????‘仓库?’

????“现在告诉汝等应该也无妨了吧,我们曾有一座只有一部分人才知道的隐秘仓库。”

????“意思是现在已经没有了?”v“没错,哪里保持着所有食物的三成。”

????“每当堡垒的食物低于俩成我就从中获取。”

????“但是现在那座仓库已经没有了。”

????“对我们正想要去搬运,就被佣兵抓住了。”林潇说。

????“仓库被烧毁,搬运的人全部被杀害了。”

????“因为佣兵并不需要粮食,因此哪怕到处都吃不饱饭,他们都会优先雷帝的微光。”

????“原来如此,他们果然是宝具,不过他居然一直维持这个宝具的展开,这应该会消耗庞大魔力才对。”

????“不对,这样就不符合等价交换的公式了。”

????“抱歉现在应该讨论粮食”

????“嗯对于林潇,你来说或许难以理解,但其实狼人很容易饿死。”

????‘只要有水,人类可以忍耐七天左右,但是狼人只要三天不吃东西就会饿死。’

????“再加上他们平时需要的能量是人类的数倍。”

????“要在这片冻土生存下去的行为,导致他们不得不面对剧烈到异常的能量消耗。”

????‘原来如此,难怪了。’

????“虽然这么比喻不太好,但他们是某种老鼠那一类型的从子啊,只要不持续进食,就会因为卡路里消耗过度而死亡。”

????“就没有其他比喻三板斧了?”

????“人数这么多,就算我们全力狩猎也无法满足,距离粮食枯竭时间所剩无几,好了你打算怎么做?”

????林潇说。

????“说实话,我不太想使用这种手段。”阿塔说。

????“从雷帝那一派的城市抢夺粮食,哪里即不是边境也不是首都,佣兵的吉守备也比较松懈。”

????“抢夺?”林潇说。

????“只有这个办法了吧,不过这可是一着坏棋。”

????“但是堡垒里面还有体衰力弱的老人和孩子。”阿塔说。

????“如果优先分配粮食给他们,战斗的人就会被削弱。”

????“我十分清楚,这是下下的办法,因此我才选择这样做而且也不会掠夺干净。”

????‘投入我们的话,就可以给他们提供食物,只不过这次对方是无权拒绝的,就算拒绝我们也要拿走食物。’

????“尽管我只想拿走不至于让我们挨饿的数量。”

????‘这可不太好办,尽管他们有打量的,他们肯定隐藏了。’

????“这就是那些家伙的手段,他们不知死活确保了自已所需要的食物,还利用那些大赚一笔。”

????“难怪他们对佣兵也和颜悦色,逼近根本不用担心挨饿。”

????“那帮家伙日子过的太好,他们毫无尊严。”

????“我说啊,你们要是处于相同立场不同样要这样,哪里只是刚好有合适的地理环境,他们也是拼命才建造起城市的。”

????“不是所有居民都过的很好,尽管如此,你们的村子确实很差,所以才会有他们是坏蛋,所以对他们做什么都可以这种令人反感的想法吧。”

????‘你是来自哪个城镇的?’

????“我是被赶出来,我既不想袒护他们,也没有打算反对计划。”

????“只不过我和那群家伙同为狼人,唯独这一点不要忘记。”兰格说。

????“说的对,禁止危害他们的安全。”

????“我原本就这么打算,看来现在必须更为严厉的叮嘱士兵们才行。”

????“倘若有敢对孩子施暴者,我会将它扎成刺猬。”

????“刺猬是什么?”狼人说。

????“真不好办。”

????“总之五鞥之可以掠夺自已所需要的部分,他们如果憎恨我等为恶人,就随他们去恨吧。”

????“打倒雷帝,将佣兵从这世界上肃清,如此一来这冻土帝国才会迎来黎明,历史的指针将会迈进。”

????“诸位拿起武器吧。”

????“哎呀这不是已经奋起了吗?”

????“既然再这样下去会有人饿死,那这样做也无可奈黑,对我们来说这法阵不是挺好的吗?”

????“游击战尚且不论,要和佣兵进行大决战的话,我们的战斗力还不够呢。”

????“我们和反派着,阿斯,阿塔,比利,贝奥武夫,可以利用这方面来增加战斗力。”

????“那个兰格,你没事情,接下是对你的故乡。”

????“不没什么,我早已经抛弃故乡了,而且首领叮嘱了会对他们手下留情。”

????“但是事情真的可以这么顺利了。”

????“这是什么意思,阿斯。”

????“我是从者所以我依然拥有生前的记忆,不管是啊历史,还是这边的历史,都多少把握一些。”

????“而且根据我的观察,古往今来,这总类型的掠夺几乎从未顺利进行过。”

????“最糟糕的情况,甚至会由纠纷发展战斗,还是做好思想准备吧。”

????“就算在人类历史中那些比我地位更强,比我更聪明的家伙。”

????“也干过很多残酷的事情吧,而我确认。如果我身处同样的地位,肯定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情来。”

????“无论是否有恶意都有可能发生,而这次引发这种事情的条件已经齐备到十分危险的地步。”

????“首先同样神威狼人的故乡,和反叛者的生活水平早已经继而不同。”

????“其次,反叛者对已经用佣兵宣誓效忠,选择安稳度日的他们会有敌意。”

????“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兰格说。

????“不可能的。”

????“其实很多事情会不断蔓延,以及其他各种事物做成,而是失去理智的反击。”

????“被掠夺者只需要全力抵抗便可,但掠夺的一方就并非如此了。”

????“怎么会这样。”

????“该死。”

????“将伤害控制到最低吧。”

????“那我们就应该全力排除佣兵。”阿斯说。

????“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反叛者和佣兵在镇上打响战争,将所有人多卷入其中的情况吧。”

????“反叛者将普通人视为佣兵的同伴,而佣兵不会管理普通人的死活,也就是说没有人会帮助他们。”

????“所以才要在关键时刻扼杀一切,御主这办法契合你的愿望吧。”

????“是的。林潇说。

????“反叛者子啊动身之前去掠夺,还需要时间在制作堡垒。”

????‘在这个时间我想锦鲤多收集一些素材来建造壁垒。’阿斯说。“名为魔偶的壁垒。”

????“我将魔偶的核心挖了下来。”兰格说。

????都快累趴下了。林潇说。

????“非常好这是可以铸造的优秀魔偶。”

????“对不起,虽然我也想帮你们。”

????“算了,这可不是你们可以做的事情。”

????“还顺便得到一些肉,总体来说不亏。”

????“那接下来,我要开始专心的制造魔偶了,反派者开始行动前记得来通知我。”阿斯说。

????“明白了,记住这个人的味道。”

????“没问题吧?”

????“因为你的气味比较淡,感触让它记住魔偶的土腥味如何?”

????“这种办法比较好,接下来的就拜托。”林潇说。

????“明白啦,那我们回去吧。”比利说。

????“总觉得有一种紧张的氛围。”

????“毕竟这次和以往的小打小闹不一样。”

????“还要考虑到佣兵杀过来的风险。”

????“阿塔?”

????“怎么了迦勒底汝等似乎是有话说。”

????“如果我没有考虑这个情况是谎言,但是那又如何我有保护他们的义务和使命感。”

????“我必须早就那些因为自已的孩子。”

????“我明白这些并不是刻意斩断低于因果的伟大行为。”

????“但是,对这种只存在可能性的事,我选择视若无睹。”

????“汝等是否明白那些没有办法战斗么人从孩子手中接过食物的士兵们的心情。”

????“真正憎恨的或许不是雷帝也不是佣兵,而是这世界本身。”

????“姑且还有一些时间,如等担心的事情就由我向大家转达吧。”

????“非常感谢。”林潇说。

????“真是痛苦啊,我和比利他们一样都没有自已曾经为了修复人理而战斗过的记忆。”

????“但是所谓的战斗,所谓的拯救世界居然如此痛苦吗?”阿塔说:“我已经开始不明白了。”

????“神父,雷帝召唤你。”

????“哦,在这种时候醒来还真罕见。”神父说:‘大概是做了什么噩梦吧,明白了,我这就过去了。’

????“快点哦,如果惹他不高兴,连你也难逃责任。”

????“这可不好办,我是辅助雷帝之人,可不能光对他说一些顺利的话。”神父说。

????“偶尔必须不惜惹麻他生气,也要说一些逆耳忠言才行呢,这就是神父的责任吧。”

????“我能够问你一个问题吗?”

????“请说。”

????“我不知道你的期望,你的愿望是什么,也不清楚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但是你最好小心一点。”

????“我和您相同呢,皇女我有着和您相同的愿望。”

????“此言非虚,若问我站在哪一方,我当然是您的同伴哦。”

????“失礼了,这是开玩笑,刚才不过是某位男人的一时失言罢了。”

????“子啊您看来都是风言风语,即便沦落为这种走过,我也智慧认真完成自已的工作。”

????“为生存献上赞美,为死别献上哀悼,以及为所有降生于世的生命献上祝福。”

????“愿这片永久冻土上不瞑目的灵魂获得救赎,我现在只会考虑这些哦,皇女殿下。”

????“是吗,你快去见雷帝吧。”

????“走了吗,完全搞不懂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真不可思议,我并不像你那样对他充满了警惕。”

????“真的吗,那家伙渴死连奥代姆都驾驭不了的从者之一。”

????“也就是奥代姆所说的异界之神的使徒,某种意义上来言势必迦勒底更为棘手的家伙。”

????“是吗,高阳也一样我知道他们不可以相信,但是为什么呢,我总觉得无论发生什么。

????他都会陪我们走到最后一刻。”皇女说。

????“你在这里啊,莫扎特。”

????“你是来激怒雷帝的吗,神父,别将他从安稳的梦境中唤醒。”

????“对外的报告是我的责任,前不久雷帝在怒气之下毁灭了一个村子。

????他现在对此深感后悔,短时间内应该会全心全意的祈祷吧。”

????“所以呢?”莫扎特说:“不去向雷帝汇报,找我有何贵干。”

????“我只是想问你,以从者现世的感觉如何。”

????“毕竟我也是相同的存在啊。”

????“原本并不可以作为英灵存在之人,却因为得到合适的人类躯体而成为了从者。”神父说。

????“从者这种存在真是方便,尤其子啊可以无需睡眠,无需进食,还可以持续活动的方面。”

????“可,这并不代表不痛苦。”

????“你也意义昂,若是一个劲不停弹奏,总有一天会感觉厌烦吧。”

????“去完成从者原本的责任吧,去杀光那群原贵族结成的叛徒控制的城镇,和佣兵一同速度杀光他们。”

????“你是让我放弃钢琴,你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这期间安抚工作交给我吧,在你被召唤之前,这原本是由我负责的。”

????“有我在,就足以保障雷帝的安宁了。”神父说。

????“明白了,你还真是勤勉,如果没有你,这个地方一定会化为更深的地狱吧。”

????“将我召唤出来就是维持这个地狱,好吧全部干掉,让那群佣兵跟上我。”

????“来人将双脚马叫来。”

????“那就祝你武运昌隆。”

????‘嗯,赐予那些不顺从的家伙死亡,犹如我的死乃灰衣男子所赐予一般。’

????“神父,我已经听说了,你似乎整以我的代理人身份巡游各地,宣扬和平。”

????“跪安,雷帝伟光难以低级辩解,所以由我来代理这件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正如同你所见,我已经年老体衰。”

????“所以希望您可以尽快疗愈伤势以让大家安心。”

????“你说的没错,如同梦呓一场,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这样,神父啊,那边是什么样。”

????‘边境的人都很爱护你。’

????“这样才可以让大家得到有爱。”

????“我很害怕,我已经活了四百五十年,但力量不足,不能够击败所有敌人。”

????“那神明告诉我,要去入侵其他的地方,去拯救正确的人理,去排除可恨的迦勒底。”

????‘然而,我不可以青桔玩懂。’雷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