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亚博体育ios版本 > 总裁宠妻套路深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一铺难求
萧穆春觉得他甚至会比姨夫的下场还要惨,毕竟穆果对白衍浩充其量就是横眉竖目一下,属于君子动口不动手的范围。
可他身边这位却是喜欢上手,又掐又拧的真让人吃不消。
所以,只能听向柚柚的话啊。
他干咳了一声做为开场白,然后慢条斯理道,“你们还吃不吃饭了,话怎么都那么多,如果不吃的话,我可把这些菜都吃了。”
大家不说话了,都看向他。
向柚柚忍不住笑,小声说,“你也不怕撑着。”
这话确实没什么说服力,这么一大桌子菜,能吃光才怪,谁信啊。
萧穆春是真不愿意劝架,被逼无奈,没话找话也得说,“你们应该向二叔学习学习,专心吃饭,要是实在想聊天呢,就好好聊,说点高兴的,别大动肝火啊,今儿来那么多亲戚,再让人笑话。”
“臭小子,没大没小,教训起我们来了。”萧震脸一沉,其实他心里也这么想的,只是当着穆丰,不敢说。
萧弘远正吃着呢,听萧穆春这么一说,他有点不好意思了,抬头看看众人,一本正经道,“大哥,你家这厨子手艺确实不错。”
言下之意是,不是他就知道吃,而是菜太好吃了。
他那位胖太太也跟着附合,“是啊是啊,你说这菜怎么做的呢,味道就是好。”她笑眯眯的对穆羽道,“嫂子,抽空我一定得来您家偷点师,学点艺。”
“看你说的,学什么艺啊,”穆羽也笑着回道,“想吃随时来,让厨房给你做就是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可别嫌我烦啊。”她是巴不得多来萧震家,前阵子儿子萧然跟萧穆春闹了别扭,正没机会缓和呢,而且刚才她又无意中得罪了萧穆春,多来几趟也能趁机拉近一下两家的关系。
穆羽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意思,但是还得应付着,“不会不会,你就是住到我家来,我都不嫌烦。”
真真假假,客客气气,而话题也就这样轻松的转变了,没人斗嘴了,似乎都忘了刚才争得面红耳赤要吵起来的事儿了。
饭吃差不多的时候,别桌的开始过来给穆丰敬酒,按说开头就该来表示表示的,可能是看他们在说话,都不敢贸然来打扰,所以等到现在,还是白墨先挑的头,别人才陆续的过来。
说是敬酒,其实不过就是端着酒杯过来做做样子而已,说说吉祥话,逗穆丰开心开心,然后自己干了,没人敢要求穆丰也喝,只说让他随意。
白墨一喝就醉,所以平时几乎不沾酒的,看大家不动,他也就是带个头,所以就抿了一点意思一下,其他人倒是酒量都不错,全都是一杯一饮而尽,一点不含糊。
开始有穆羽管着,就是不许穆丰喝,喝那么多酒没什么好处,不过穆丰今天特别高兴,就算穆羽不许他喝,最后他还是小酌了几杯,别人喝一杯,他喝一口。
“女儿不让贪杯,我就意思一下吧。”穆丰似是在抱怨,不过脸上满满的骄傲得意之色。
儿女管着他是担心他的身体,是关心他,这道理谁都明白,所以心里高兴着呢。
饭吃了,酒也喝了,大家都特别热情的邀请穆丰到他们家里做客。
萧弘远一改饭桌上的沉默,跟小孩起哄似的也抢话,“到我家去,一定先到我家去,我亲自下厨炒菜,您不知道,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当厨师呢,这些年对美食没少研究。”
他话刚说完,另一个接道,“得了吧,你做的能吃吗,还是去我那儿,我请五星顶级厨师来做饭,保准让老爷子吃的满意。”
……
大家抢来抢去,不过谁也没抢到。
都是亲戚,穆丰答应去谁家都不合适,去了这家,那家不高兴,去了那家,这家不乐意,都去?那得吃到什么时候去,没那么多时间。
有的去,有的不去,厚此薄彼的更得罪人,穆丰索性谁的请都没答应。
幸好本就打算要请客,于是就反过来把这些人都请了,众人这才没话说了。
虽然人家没吃自己的请,没到自己家去做客,可是却请自己去赴宴了,穆丰做东专门请一场客,这还有什么说的啊。
饭菜撤下去,甜点水果上来,大家继续聊着闲天。
跟饭前不同,那时候穆丰在楼上休息,大家彼此都舒适,随便聊随便说,现在因为有穆丰在,大家自然都比较注意,都不敢随便乱说话,都巴巴等着听穆丰说呢。
“刚才吃饭的时候我说到金湾大厦,被岔开了,我想接着说一说。”
穆丰先是轻声对身边的几个人说了这么句,像是对他们解释,又像是开场白。
他身边的人,自然就是同桌吃饭的那几个。
这几个人能对穆丰有什么异议,都看着他等着听下文。
只有穆果笑道,“爸,您想说什么尽管说不就得了,还征求个什么劲儿,我们还能管您不成?”说着还亲密的挽住穆丰的手,活脱脱一个黏着爸爸的小女孩在撒娇,把穆丰也逗乐了,“你这丫头。”
“金湾大厦这个项目在座的应该都听说了,快开业了,”穆丰大了声,说给大家听的,“我是我在这边投的一个期限比较长的项目了,从建到现在已经好几年了,终于等到它开花结果,到时候开业典礼,在座的能抽开身的话我请大家都去捧个场。”
“去,一定。”
“哪能没时间,有时间,有时间。”
“谢谢穆老邀请……”
众人纷纷开口,没有一个说不去的。
穆丰说请他们捧场,那是客气,能参加金湾的开业典礼是多有面子的事儿啊,别人求都求不来呢,到时候一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出席,权贵云集,穆丰能亲自邀请他们,出席了就是被邀请的贵宾,多荣幸啊,谁会不去呢。
“金湾在整个市都属于高端商业,开业了一定挣钱,这个项目是稳赢了。”
“这还用说,巨丰的投资哪有失败的案例啊,单瞧那地段选的就好,如果不是老爷子出马,光那块地就拿不下来。”
“不过说起来,那么大的投资额,除了穆老还有谁这么大气魄,这么大手笔啊,现在就等着翻几番的盈利了。”
萧家这些亲戚早都知道金湾是穆丰投建的,现在这个形式明摆着是要赚个盆满钵满,自己还能参加开业典礼,就像能分到一杯羹似的感觉,所以更加是不吝赞美,专捡好听的话说。
虽然听起来像是拍马屁,可说的又是事实,谁也不能说他们拍马屁。
“也真是神了,那么贵的租金,却是一铺难求啊,我有个朋友也想在那儿租个铺做生意,听说已经没有空铺了。”有人特别惋惜道。
萧弘远听了,笑道,“现在想租?早干嘛去了,一个月前就没有了。”
听到有人搭茬,说话的人似乎更来劲了,嗓门也更高了起来,“不是现在才想租,几个月前就想租了,可是……那铺子它不是太抢手了吗?”
萧弘远笑笑。
抢手确实是抢手,可抢不到还不是关系不够硬吗?
说是招商,实际没点人脉的根本拿不到,好位置的早就被有钱有关系的一抢而空了,就是位置没那么好的也所剩无几。
萧弘远并不认识说话的这个人,没见过面,说明不是这边的亲戚,他觉得就是一句闲话,所以随便搭茬了一句,以为说上一两句就算了,没想到那人却起身凑过来了。
“我那朋友也不知道听谁说的,知道我婶婶是萧董的妹妹,找我好几次了,以为我能帮上忙。”那人说着,又偷偷瞄一眼萧震,接着道,“其实我哪有那本事啊,萧董日理万机,哪有空管他这闲事,但他老找我,现在我是电话都不敢接他的了。”
萧震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就像没听见。
而萧弘远再看这人的时候眼光就没那么善了。
在他们面前玩这套,当人没脑子吗?
什么朋友想租铺,这分明就是自己想租吧,不好明说是为自己,拿朋友做挡箭牌。
如果是换个场合,换个人,肯定二话不说就让人把他给请出去。
可这是在家里,还有穆丰在,对方还是亲戚,除了沉默装不懂也没别的办法。
如果他识趣的话自然就闭嘴不说了。
看着没人理他,那人也有点尴尬。
确实不是什么朋友的事儿,其实就是他想租一间铺,那地方的铺子虽说贵,可是前景好啊,金湾势必会成为富人的聚集地,高消费的场所。
凡是兜里有点钱的,想要投资商铺做生意的,谁不眼馋,所以各路人马都使尽浑身解数想租一间金湾的商铺。
他当然也想,就算自己不做生意,到时候转手再租出去都能从中间赚一笔,他这边想租都租不到,就算是真有朋友想租,哪有那功夫去管别人,说朋友要租不过是幌子。
这人早就想来萧家找找关系了,可是跟萧震平时没什么来往,贸然的登门求人办事,人家肯定不会答应,而且如果拒绝起来也很容易,因为金湾有另外的负责人在管,并不属于萧家,萧震一句话就能回了他。
萧穆春那儿,他更是不敢去打扰,别看萧穆春年轻,可是亲戚中都说这人不讲情面,公私分明,怎么会轻易帮他的忙呢,何况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这个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