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璇长老听到开阳长老的话,不由得一愣。

????之前倒是没注意,听他这么一说,可不是嘛,自从进入到了图腾之地,他竟然做了好多次翻白眼这样无比幼稚的举动。

????都赖云千依那个小兔崽子,都是被她给气的!

????不过,听了云炎天的话,他倒是不再担心云初玖和云千离的安危了,反而有些激动,也不知道那两个小丫头会得到什么样的机缘。

????另一边,云初玖和云千离还在打坐修炼,那只靴子则是无精打采的倒挂在柱子上面,双方依旧在僵持。

????云千离看了不远处的云初玖一眼,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

????“一个月的期限很快就到了,你就打算这么耗下去?”

????她倒不是关心云初玖怎样,主要是那靴子明显对云初玖更感兴趣,如果云初玖一直按兵不动,恐怕她也没什么机会分一杯羹。

????云初玖听到云千离的话,伸了个懒腰:“你想让我怎么做?”

????云千离指了指那只靴子,说道:“那只靴子显然被什么东西控制了,我猜测是咱们圣山云家的图腾之灵。

????你好言好语的求求它,说不定它就能给我们指条明路,让我们得到机缘。”

????那只靴子听到云千离的话,当即精神抖擞起来,虽然只是一只靴子,硬是给人一种嘚瑟的感觉。

????云初玖看了云千离一眼,轻笑道:“求求它?我可没那个闲工夫,你愿意求你求吧!”

????云千离压下心里的厌恶,尽量让自己的态度好一些,这才说道:

????“我倒是愿意求,但是它显然对你更感兴趣。

????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风氏遗族对我们圣山云家虎视眈眈,若是我们能够从图腾之灵那里得到传承或者其他的机缘,无论对于我们个人还是圣山云家都大有裨益。

????所以,你还是好言好语的求求它吧!”

????云初玖微微撇了撇嘴:“你说的倒是好听,其实不就是想分一杯羹吗?!可惜,你忽略了一件事情。”

????云千离被云初玖戳破了心思,眼里闪过一丝恼怒:“什么事情?”

????云初玖指了指柱子上面的靴子,说道:“那玩意既然把咱们引到了这里,自然是有所图,所以咱们根本不用做什么,只需等着它沉不住气就好。

????反正我对什么图腾之灵没什么兴趣,那玩意要是真的那么牛叉,也不会像只缩头乌龟似的躲在这里,早就出去大杀四方了。”

????听到云初玖的话,柱子上面的那只靴子啪叽一下掉在了地上,然后愤怒开始蹦跶,简直就跟要气疯了似的。

????可惜,它不会说话,否则估计会指着云初玖的鼻子破口大骂了。

????云千离觉得云初玖就是个疯子,非但不好言好语的讨好图腾之灵,反而还用言语激怒它,简直就是有病!

????她心里闪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她用言语恳求图腾之灵,但是想到之前被砸伤的右脚,当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又一想,就算什么机缘也得不到,她出去的时候也可以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云炎天他们。

????若是他们知道云千依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也会对她大失所望。

????这么一想之后,云千离便淡定了很多,没有再说话,继续打坐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