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弯弯绕绕,从一个小巷进入,然后停在一处院落外。从外面看去,只乃是一个商贾之人的院落罢了。

????即墨宗搂着小美人下马车,曳止陌决紧随其后。看着面前的院落,陌决挑了下眉头,觉得里面定是另有乾坤。

????“九弟,公子陌,今日带你们来见识见识!”即墨宗有些骄傲的说道。

????院落的门被打开,曳止和陌决随着即墨宗进入这院落,踏入这院落,陌决就发现这里外之差简直巨大。

????雕栏玉砌,水晶玉壁为灯,珍珠为帘幕,不时有女子娇笑的声音出来,勾的人从心里发痒,恨不得将那罗帐掀开,看看里面究竟是何景色。

????有一女子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优美修长的颈项和线条清晰的锁骨,裙裾如雪,却只堪堪委地,如月华乍泄,惊艳一瞬。

????“爷,您来了!”女子微微行礼,然后对着陌决曳止二人俯身行礼,不过于谄媚,又不过于清高,这样姿色这样高雅姿态的女子,说是贵族闺秀也不为过。

????即墨宗笑着扶起女子,转身朝着陌决二人开口“此乃我的秘密之地,今日可是带九弟来见识见识!若是九弟看上谁了,不妨开口,六哥保证送你几个回去!”

????曳止不语,随着即墨宗入了这院落的房间。里面不时有女子娇笑的声音传来,这里就像是一个男人梦想的天堂,各色女子随你挑选。

????陌决看的认真,却又不得不承认,书舞阁比起这里要差了几分。这里的女子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美色不说就是才艺也不遑多让,更不要说这里的女子虽然行的是妓女的行当,但充当的却是解语花的姿态。

????“来,带他们去见识见识,让人好生伺候!”即墨宗对那华服女子开口。

????女子低声应答,然后立刻亲自带着陌决和曳止往里面走去,一路上轻纱微微拂动,有女子的幽香传入脑海,让人神色都有些恍惚。

????“这位公子,这里请!”女子将陌决和曳止单独安排两个房间。

????曳止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可陌决却给曳止使了一个眼色。他们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必定是想弄清楚即墨宗到底想做什么,若是两人走一起,怕是即墨宗未必露出把柄。

????曳止伸出收拉着陌决的胳膊,密音入耳“不许多看那些丑人,也不许让任何人碰你!”这是嘱咐,也是威胁。

????陌决有些好笑,她好像还未答应曳止什么,怎么这人到开始约束自己了。不过瞧着曳止一副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走的样子,陌决微微点头。

????得到陌决的保证,曳止才放开陌决。倒是一旁的那位女子,在瞧着二人的时候,眼眸闪过猜测,却又不能肯定。

????曳止陌决二人进入两间不同的房间,随着他们的进入,房间门轻轻的合上,而那位华服女子神色笃定,迈着轻巧的步伐悄然离去。

????房间里,有数位女子横躺在那张大床上,那些女子小腹一截完全镂空,露出紧致白皙的小腹,小腿绷得笔直,身后的腰窝在长裙下隐隐若现,冰肌玉骨,只堪一握。

????不得不说,若是陌决是个男子,还真的会色欲上头,可惜的是,她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子,看到这样一幕根本无动于衷,也更加怀疑即墨宗真的只是想让他们来快活一番吗。

????几个女子同时伸出玉手,朝着陌决勾引“公子,来嘛!”

????陌决脸颊上露出几分冷笑,不是因为这些女子,而是心里想到另外一个房间里,也有这些女子如此对曳止,陌决就好气奥,好想出门去将曳止给拉出来。

????心里对曳止的占有欲让陌决清楚的知道,她内心里深藏的心思。

????这样想的,一向有些随心所欲的陌决也是这样做的,她不去理睬那些女子,直接转身就准备离去。可,当陌决的手握在房门之上,却发现房门根本就打不开。

????深黑色的眼眸闪过戾色,陌决单手抚摸房门,嗤笑一声“好一个即墨宗!”

????这房间门竟然不是普通的木门,而是有工匠特意而制成的门,不仅仅打不开,甚至陌决用内力也无法震开它。

????即墨宗如此大胆,让陌决更为担心另外房间的曳止。毕竟,比起自己这个凉城城主,明显身为九王爷的曳止要更加危险些。

????“公子,何必如此着急呢?”床上几位女子赤脚踩踏在房间内的白色地毯上,她们脸颊上笑容魅惑,有一女子伸出手准备去拉陌决的胳膊。

????陌决袖中匕首疾驰而出,匕首朝着女子白嫩的手掌割去。却见,娇滴滴的女子竟然丝毫不惧,那染着寇丹的红色指甲,竟然和陌决的匕首相碰,发出刺耳的声音。

????不过瞬间,三位女子神色变了几分,由娇软粘人的小猫瞬间变成了咬人的恶犬。

????“果然会咬人!”陌决匕首微微在手中转动,她早就猜测这三个女子不简单,但如今亲眼见着还是有些意外。那位看似醉心享受到即墨宗,背后里的野心似乎比起即墨黎还要多。

????“公子若是乖乖等候,我们姐妹三人定是会好生伺候公子,但若是公子不识好歹冥顽不灵的话,休怪我们姐妹三人得罪公子了!”随着女子的话语,另外两位女子更是随手从房间里拿出两把长剑来,可见有备而来。

????“小美人果真牙尖嘴利,可本公子我就是吃硬不吃软!”陌决说着,就朝着三位女子迎上去。话音一落,陌决手腕一翻,纤手一把寒光冷冽的匕首,直取那女子的双眸!

????或许三人都未曾想过陌决出手如此快速不说,甚至还如此低下,简直不是男子们打斗的光明正大。女子虽然躲避及时,还是免不了被陌决的匕首划破脸颊。

????这些女子虽然不是以色侍人,但美貌却是她们有利的武器。陌决的此举,直接惹怒了她们,三人朝着陌决就围攻而来。

????陌决并不慌张,在最前面的女子要来到她面前之时,整个人迅速的从女子的长剑下穿过,速度带着残影来到最后一女子面前,匕首反光印出女子惊恐的目光,还有颈脖处挥洒的鲜血。

????女子捂着颈脖,可惜涓涓流淌的鲜血已经不是她可以控制的,整个人轰然倒地。

????一招杀人,陌决没有丝毫的停顿,右腿直接将转身攻击自己的女子踹飞出去。女子整个人撞击在房间里摆满瓷器的架子上,瓷器落了一地。

????红色的指甲朝着陌决的胸口划去,陌决整个人向后退去,但右臂却凝聚掌力朝着女子的胸口打去。女子口吐鲜血,陌决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紧随而上,匕首插入女子胸口,一击毙命。

????匕首还未从女子胸口拔出,长剑就朝着陌决的后背袭去,陌决可以感受到后背升起的凉意,她整个人顾不得去拿匕首,就地疾驰躲过背后的长剑。

????姐妹三人,如今就只剩下一人,哪怕女子是被精心训练出来的,此时也不免有些害怕。比起女子的狼狈,陌决却依旧白衣一尘不染。

????女子冲过来,而此时陌决手中拿起刚刚摔碎的瓷器碎片,碎片带着内力,直接插入女子眼眸,未等女子尖叫出声,陌决就已经扭断了她的脖子。

????三人都没有呼吸,陌决刚刚呼出一口气,还未放松下来,整个人却从房间地面上突然消失。而在陌决消失后,地面上打开的地面又缓缓关上。

????此时,另外一间房间却是景象不同。

????曳止走入房间内,一可爱的女子朝着曳止走来,这女子看着年岁不大,生的一副娃娃脸,让人忍不住就放松警惕。

????“公子,你想玩什么?”可爱女子还没靠近曳止,就被曳止直接出手杀死。而在那具尸体的手中,还藏着一枚暗器。

????转身,曳止就准备离开,他迫切的想要知道陌决此时究竟如何了。还没有等曳止打开房间门,即墨宗带着那华服女子走入房间。

????看着地上已经死去的女子,即墨宗的神色未有半分变化,就是他身边的华服女子也是神色淡然的将那具尸体给拖出去。

????“九弟,好狠的心,如此娇滴滴的女子也可以下此狠手!”即墨宗坐在房间软榻之上,轻轻的开始煮茶。

????曳止不答,也没有心情去答即墨宗的话语。即墨宗如何,他今后有的是时间来报复,他此时只要知道陌决是否安好。

????“九弟这是在担心公子陌吗?可惜!”即墨宗就看着曳止走出房间。

????曳止在发现房间门打不开的时候,整个人暴躁狂躁如同被惹怒的野兽,他手中的内力朝着房门打去,可房门却无动于衷。

????“陌决,在哪里?”曳止回到房间里,看着即墨宗眼睛里崩裂出惊人的杀气,宛如恶魔死神的黑瞳闪烁着森冷。

????曳止朝着即墨宗而去,誓要杀了即墨宗。

????即墨宗的眼眸里都是好奇,声音不急不缓“九弟,若是你杀了我,那那位公子陌可就真的没有性命了!”

????即墨宗没有想到属下的直觉竟然是真的,这九弟竟然对一个男子如此在乎,不知,这份在乎可以让九弟放弃权势地位吗。

????威胁的话语,让曳止眼眸染上危险的绯红。曳止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一定要冷静下来,陌决还等着他去救。

????曳止知道,既然即墨宗没有杀自己,定是想要和自己来谈条件,而此时陌决也定是没有生命之忧。该死的,哪怕如此曳止还是心神乱成一团,他害怕陌决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此时,曳止坐在即墨宗面前,表面上看来曳止已经冷静下来,可内心里,曳止已经暴躁到极致,血腥满上心扉。

????“你想要什么?”没有打太极,曳止直接询问。

????即墨宗倒是真心实意笑了出来,他不怕曳止不在乎公子陌,就怕公子陌这个把柄不能动摇曳止,如今看来他已经赌赢了。

????“九弟手中的兵权!”即墨宗也不卖关子直接开口,几个王爷中也只有曳止有实打实的兵权,兵权是今后决定谁人能登位的筹码,即墨宗早就盯上陌决。

????兵权,是曳止用鲜血用伤痕累累换来的,可是此时,曳止没有丝毫不舍“可以!”

????比起兵权,比起权势,他要的只是完好无损的陌决,仅此而已。

????“我要看到陌决!”曳止开口。

????两人都在自己的地盘上,即墨宗倒是不怕曳止赖账,可还是看着曳止。曳止直接将兵符扔给即墨宗,人人争破头的兵符却在曳止眼里不及那人一分一毫。

????即墨宗接过兵符,笑意隐藏不住,手中不停的摩挲着兵符,带着曳止打开房间,可房间的一切却让即墨宗变了脸色。

????“你该死!”吼声带着怒意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