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家门后,身心疲惫的安瑾年直接把自己整个人窝在沙发里,脑海里一遍一遍回响着的是江浩宇的话。

“只要你愿意,一周内可以完全办妥!”

一周之内办妥,这百分百就不是打官司离婚了,因为打官司的话,走程序都不止一周了。

那么,也就是说,江浩宇那边有人,亦或者是有把柄是可以威胁到易云深的。

换句话说,他们有办法让易云深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并且在一周内和她把离婚证办下来。

这于她来说,原本是应该高兴的事情,可她想到易云深居然有致命的把柄落到江家人的手里,却是再也高兴不起来。

她跟易云深之间有各种牵绊,而易云深除了阻拦她证明清白这一点,别的也的确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尤其是在她没嫁给易云深之前,他还曾为她做过很多事情。

她穷困潦倒,是易云深救了她,她被顾远程关在顾家的天台上,如果不是易云深赶来,她可能早就死在顾家了。

后来她被人跟踪陷害,差点成了杀人犯,被送进派出所,也是易云深第一时间来保释的她。

而她母亲需要钱做手术时,还是易云深直接放了钱去医院,这才得以让母亲的手术顺利进行。

易云深阻止她证明清白,那是因为他爱顾瑾瑜,他不愿意自己心爱的女人受到伤害。

但真正把脏水,把鲜照门女主角标签贴到她身上的人却是顾远程和顾瑾瑜,而并非易云深。

她是要和易云深离婚,因为易云深心里爱着的人是顾瑾瑜,而她不愿意做顾瑾瑜一辈子的替身。

但前提是,在不对易云深造成人身或者财产伤害的情况下。

如果因为她要离婚,会威胁到易云深的人身安全,亦或者是财产安全,那她宁愿不离!江浩宇或者是纯粹的想要帮她,就像她去年在学校刚被闹出鲜照门那样,他竭尽全力的想要帮她摆脱困境。

但江家人肯定不是,尤其是现在跟云天集团斗得不可开交的江氏,他们估计会抓住这样的机会去打压易云深,亦或者是威胁易云深。

她把自己整个窝在沙发里,愈加的头疼,整个人窝在沙发里,一动也不想动。

手脚在茶几上的挎包里有震动传来,她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可浑身酸软无力,也就没动,任由手机震着,然后自然停止。

易云深是下午赶去机场现买的一张机票赶回滨城的,晚上九点,他从滨城机场走出来,陈北已经在外边等他了。

“最新消息,江浩宇晚上七点左右去江南一品找了少夫人。”

陈北看到他就直接汇报刚收到的消息。

易云深心里当即咯噔了下,然后不动声色的问:“谈了什么?”

“俩人站在江南一品的大门口谈的,距离远,听不到他们的谈话。”

陈北如实的说:“不过,初步估计,应该是江浩宇提出给少夫人帮忙离婚的事情。”

“知道了。”

易云深抬手揉了下额头道:“徐世峰想办法把她给拖住了,但拖得了一时拖不了一世,如果江家在掺合进来,事情估计就很难掌控了。”

“凌振宇怎么说?”

陈北换了话题问。

“石岩那小子目前是被凌振宇镇住了,他应该不会再参与进来。”

易云深有些头疼的说:“但路慕枫不好掌控,看上去他好似被陆慕白把工作安排得满满的不自由,实则是他在后面操控全局,包括之前石岩帮安瑾年,应该也是路慕枫在后面搞的鬼。”

“路慕枫跟石岩是穿开裆裤长大的,他们俩的关系和你跟石磊陆慕白是一样的。”

陈北笑着说:“那石岩也不能掉以轻心,他已经很厉害了,未必什么都会听凌振宇的。”

“只要安瑾年不跟江浩宇合作,我就还有时间。”

易云深拉扯了下领带说:“怕就怕,安瑾年跟江浩宇合作,那我......估计真就没时间了。”

“少夫人......应该不会那么糊涂吧?”

陈北微微皱眉道。

“.......”易云深没吱声。

他知道安瑾年在大事上向来不糊涂,如果是江珊珊或者易欣悦去找她,安瑾年估计直接一口就拒绝了。

但江家派出的人是江浩宇,而江浩宇于安瑾年来说,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又本能的想到五一期间,他带安瑾年去杭城西湖玩,而那一次,他只不过转身去买棉花糖,然后江浩宇就出现在安瑾年的身边了。

并且,安瑾年欣然接受了江浩宇的外套!银湖山庄,江家别墅。

江珊珊看着走进来的江浩宇,即刻喜出望外的问:“跟安瑾年谈好没有?

她答应让我们帮她离婚了吗?”

江浩宇摇头,淡淡的道:“她没有立刻答应,她说要考虑两天。”

“考虑?”

江珊珊的眉头瞬间皱紧:“这还有什么考虑的啊?

除了我们,谁能帮她在短时间内和易云深把离婚办妥啊?”

“关键是,她也不傻啊。”

江浩宇看着江珊珊道:“她肯定会想到我们手里握有易家的把柄,她在这件事情上自然也会斟酌考虑的。”

“我们握有易家父子的把柄关她什么事啊?”

江珊珊不高兴的喊起来:“我们是去要挟易家,又不是要挟她,她只管获利就好了呀。”

“姑姑,事情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而安瑾年她是一个人,她也有自己的考量。”

江浩宇略微有些烦躁的说:“再说了,你手里握的那些所谓的把柄是不是真的能威胁到易家父子还是一个问题呢,不要把话说得太大了,万一安瑾年真答应了,你一周内又帮人家搞不定易云深,到时候就自己打脸了。”

“我一周内肯定能帮她摆平。”

江珊珊非常自信的说:“只要安瑾年跟我们合作,摆平易家父子,分分钟的事情。”

“行了,那就等她消息吧。”

江浩宇烦躁的朝楼上走去,他不太想听这姑姑吹牛皮了。

“喂,你拍回来那串珍珠项链打算怎么处理啊?”

江珊珊赶紧追问着。

江浩宇没应声,直接加快脚步朝楼上走去,显然也不打算回答她这个问题。

?